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2015投資心得與檢討


我的投資組合報酬率:15.7%
大盤報酬率(加權報酬指數,含股息)-6.9%

與大盤差距:22.6%




去年4月,因為股市漲好高,讓我苦於沒股票好買
當時我寫了一篇文章
告誡自己別追高

老天彷彿聽到我的心聲
8月來個像樣的大跌
讓我買得很高興

可惜幅度仍然不夠大
讓我留了一些加碼金沒用到

不過這就是人生
我永遠無法猜測股價的走勢、無法預測高低點
我能做的,就是平時用功找尋好公司,分析好公司的價值,將子彈上膛
等到大家恐慌時,就是我們貪婪的時候

至於等到下跌時,要怎麼押注?一次押多少?押多滿?
其實這完全沒有標準答案
對一般人來說,
要押多滿的關鍵因素,要視本業的收入,還有家庭支出而定
本業收入愈高、支出愈少,可以押愈滿
因為未來一兩年還有很多錢可以用
對巴菲特來說,他那些子公司及保險業每季產生的現金,就是他的本業
他一定會去算這些金雞母未來能給他多少錢
來決定現在可以把多少籌碼用掉


8月崩盤的那幾天,聽到有些人說
「等到大盤45千點我就押身家!」
「股市正式進入空頭市場!而且很可能是L型曲線,要恢復還有得等」
...

這些都只能算是"猜測",準確度很低
會想說5千點再來梭哈,只是被2008年金融海嘯的低點定錨
但其實當時的權值股,例如台積電、大立光,市值完全與現在不同
都差了倍數以上
所以用大盤的絕對點數,來比較股市的熱度,非常不準
用大盤的股價淨值比,還比較有道理一點

大跌後甚至決定放空的人,肯定被嘎的哀哀叫!

我還是認為不要去肖想"精準預測"市場走勢
短期的市場,是由眾人的買賣心態決定的
眾人的買賣心態,又會被當下的總體經濟、產業前景、個股消息...所影響
這些因素太多太複雜,也無法估算每個因素的力道強弱
只有佛祖能準確知道所有因果關係,不是凡人能辦到的

當然可以對總體經濟有一些看法
但要非常仔細的衡量這個看法對你買的東西 影響力有多大

能對總體經濟有洞見 已經很不容易了
還要利用這個洞見來賺錢 更不容易
因為你買的東西會漲會跌,總體經濟通常只佔一小部份因素
往往還有更該關心的要素
所以我對總經的著墨通常都很少
頂多就參考一些總經厲害的人的言論

而多數公開自己信心滿滿預測的人,幾乎都是高估自己的人
不知道自己哪裡不知道
這種人的言論最好要敬而遠之


我盡量遠離那些不懂裝懂的人
                                                  ~查理 蒙格



不過我個人認為,崩盤前,要有一定程度的泡沫
例如2000年的.com泡沫、2007年的房貸泡沫
大泡沫、大崩盤
小泡沫、小崩盤

巴菲特:美股偏高,但尚未泡沫化  2015.4.4

不過畢竟漲了好幾年了,已經到不便宜的狀態
所以我的做法,就是拉高現金比例
事前大概算一下如果跌下來的押注比例
小跌小加碼、大跌大加碼
我沒有精準算好跌到多少 我就買多少
因為這不是最好的買法
花了一個月跌2000點,跟花一年跌2000
買法是不一樣的
因為一個月後的價值,跟一年後的價值不一樣
而我們比的是價格與價值的差距

所以我會看看股友社團的氛圍、新聞記者的用詞
去感受市場有多恐慌,
然後事前"大概"算一下價格如果多少,我就買多少

說穿了,也只是逢低買而已,沒什麼特別神奇的招式
8/24崩盤那幾天,很多人都嚇傻了
其實會不會繼續跌,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等了大半年,不就為了現在?

看看巴菲特也是這樣,心裡就踏實許多

不過巴菲特還是留了不少加碼金
該重押的時間還沒到



雖然今年贏大盤,獲利也有7位數,但沒什麼好高興的
因為我在大跌前現金比例比較高,
然後在八月崩盤時買很多,
而大跌後馬上回升

但我這樣資金配置的方法,
在大多頭,所有人都在亂漲時,我幾乎肯定會輸大盤
因為隨著股市愈來愈熱,我的現金比例會愈來愈高

我放棄了泡沫滿持股的機會
所以再次遇到1999年或2007年的風暴前夕
可能連隔壁阿桑的績效都會贏我
我也免不了被譏笑

但這就是我的取捨
我放棄了泡沫大賺的機會
也降低了泡沫破掉的損傷程度
我寧願在空頭時比別人少賠一點

一來是覺得這樣長期會賺比較多
二來是這樣的心理壓力比較小


“Our performance, relatively, is likely to be better in a bear market than in a bull market so that
deductions made from the above results should be tempered by the fact that it was the type of year when
we should have done relatively will. In a year when the general market had a substantial advance, I
would be well satisfied to match the advance of the averages.”
                                                                                            ~1957 Buffett Partnership Letter

BuffettMungerLynchKlarman...等大師
沒有人主張常態性的滿持股,幾乎所有大師都強調要留現金等崩盤加碼
只是每個人留的比例不一樣

滿持股的Pabrai也在金融海嘯重傷後
改口認為要留一點現金

所以我選擇聽大師的話
除非未來加入做空部位,才可能常態性的多空押滿


現金是氧氣,平常你不會注意它
當你需要它時,它是你唯一需要的東西。
                                                                      ~巴菲特
                                             


另外,做台股波段操作,適時調節,有稅賦優勢

對於美國的投資大師來說
他們賺波段要繳資本利得稅
(如果18個月內賣掉,就會跟個人所得稅一樣,原則上會更高)
即便聰明的把高估的股票賣掉,換到低估的股票
但如果要繳稅
一直換股不一定划算
所以在美國操作頻率要更低 才比較有利
也就是盡量一開始就選好股票,然後目標至少擺個數年

但我們台灣人目前並沒有這個問題
這個制度上的差異,影響不小
算一下就知道了

假設有兩個人
A:連賺6次報酬率50%,最後本金會翻成11.39(1.56次方 = 11.39)
B:長抱一支翻成11.39倍,然後賣掉

理論上這兩人的報酬率一樣
但加上資本利得稅,就會有所差異
因為每次賣出所繳的稅,都會使複利效果打折扣

美國人買美股,假設要繳20%的資本利得稅
A方案最後的稅後報酬率是653%
B方案是831%




檢討:

2015年,我犯了2個錯

1. 
A股票太早開始買
沒有遵守足夠的安全邊際
雖然事後檢討看來,這不算什麼大錯,因為偏高的價位只買一點
但我覺得還是錯了,偏高就是偏高,不應該買
下次要記得


2.
我明明事前就覺得B股票比A股票更好
但我AB買的金額是1 : 1.3
這是個較嚴重的錯誤
這也是索羅斯常常檢討旗下經理人的交易錯誤
該大買的買不夠多

正確的比例至少要在1:2
比例沒抓好,會影響未來的報酬率很大

--------------------------------

今年的菸屁股都抓得不錯,報酬率都有超過20%,勝過績優股的漲幅
讓我更深刻的體會到,
大跌時,不一定要買好公司
彼得林區說的沒錯
如果好公司沒什麼跌或只跌一點
菸屁股卻跌到離譜的便宜
這時候,買菸屁股的未來報酬率通常比較高
便宜就是硬道理

只要買的便宜,就能賣得便宜
                                                  ~Walmart創辦人 Sam Walton


有些明明穩定獲利的企業,市值卻在8月跌破清算價
不買實在對不起自己
只是要小心,既然他叫菸屁股,漲回合理價就要趕快賣
不要留戀,不然會燙到手
時間對爛公司是敵人,對好公司才是朋友




另外,開始測試放空策略
放空的目的,不是為了大賺災難財,所以部位不會太大
而是讓大跌時期,空頭部位幫我抵銷多頭部位的帳面虧損

一來讓整體組合的績效曲線波動別那麼大(雖然我沒那麼在意)
二來是提升整體報酬率

理論上,適合作多和適合做空的時間會錯開
所以不放棄做空,應該會增加報酬率才對
但因為做空頂多賺100%,卻可能被狂熱嘎到破產
是個獲利有限,風險無限的方法,可說是刀口舔血
所以只做短空,下注也要夠分散

但總的來說,做空還是要非常非常小心
即便觀點看對,還是可能先被嘎個一倍才下來
(一倍還算是客氣了)
不可不慎

如果放空個股因為回補或其他問題,太難做,那之後放空期指就好
或許最後的結論還是把力氣多放在找潛力股,比較有效益(如果台灣找不到,就往中國和美國找)
乖乖當個巴菲特門徒

2016再接再厲!也祝大家投資順利!